jinglejingle

【职业球员翔/偶像演员霖】婚姻是人生大事

谢谢大家喜欢它。


——————————————————————————————

第一章


  听着婉转悠扬的大提琴伴奏,严浩翔拨弄着餐盘里的牛排,并没有太大食欲。


  他今天心情不差,没有食欲不是因为心情,是因为他其实不怎么喜欢西餐,小时候喜欢过,后来他辗转过几家欧洲豪门,的地界儿除了半生不熟的肉类就是淀粉,这些东西吃了几年,导致现在看见西餐就腻味。


  没办法,Vanessa喜欢。


  其实也不一定,严浩翔百无聊赖的想,他也不能肯定Vanessa到底喜不喜欢,可一般选相对高档的西餐厅比较保险,不容易出错。哪怕俩人都吃的不合口味,俩人还都能和对方摆个谱儿,男方开瓶好酒,既能显得大方肯花钱,又能显得有品位,绅士,会享受。


  他在进行他和Vanessa的第三次约会。


  第三次。


  这是一种很少出现的情况,他是职业球员,Vanessa是模特,他们进行了第三次约会,而他们还没有发生点什么。


  这简直是圈内的天方夜谭。


  可谁让Vanessa在这方面好像挺传统的——他也不知道是真的传统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毕竟他们也不是说要正式交往——而对方又恰好特别合他的口味。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Vanessa,她留着染成棕色的短发,里面穿了条碎花的连衣裙,外面套了件淡紫色的针织外套,打扮非常日系。


  是不是日系严浩翔当然看不出来,这也是听Vanessa说的,这个女孩儿不是超模,是女性杂志的平模,个子也不算高一米六出点头,脸长得很可爱,笑起来散发着甜蜜的香气。


  他真的蛮好这一口的。


  他的在选择异性上的偏好常不能被他的鬼佬队友理解,这就是文化差异啊,严浩翔这么想着,叹了口气。


  他蛮喜欢Vanessa的,可也不至于特别喜欢。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可他其实做的一手好菜,这是他几年国外生涯磨练出来的实用技能,他今天其实完全可以把这个女孩儿带回家,给她做一桌菜。


  不会发生他饭做的一般还要Vanessa违心赞赏这种事的,他做饭真的蛮不错,是高级厨师级别的不错。


  可这个念头在邀请Vanessa之前都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过。


  他一点也没有把对方带回家的想法。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一直进行到现在都还挺顺利的,Vanessa似乎心情还不错,他们聊得还算开心,严浩翔没有提到他俱乐部和国家队的事情,他知道Vanessa对那些不感兴趣,于是他聊了聊在国外的见闻,听对方讲了一些他其实不是很了解但因为有比较丰富的前任经历所以还勉强能搭腔的时尚讯息,一顿晚餐就这样捱到尾声。


  严浩翔看了看表,快九点了,在询问过对方的意见之后定好了酒店,过会儿结了账就过去。


  这是一种成熟的,风险相对较小的,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的关系模式。


  他已经很习惯了,习惯到甚至感觉他对此的兴趣正在丧失。他其实是那种荷尔蒙过盛的类型,在很多事情上都容易显得并不那么冷静,这个赛季又是七八张黄牌进账,平均四场拿张牌,这绝对不是什么谦谦君子的数据。这样的个性直接导致此此时此刻,在上一秒他开始感觉无趣,在下一秒他就开始期待突发事件的降临。


  什么都好,发生点有趣的意外吧。


  大概他不仅是球场上的焦点,也是命运的骄子,上天轻而易举的就听到了他的诉求。

 

事情发生在严浩翔准备去结账的时候。Vanessa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她去看是不是短信,结果发现是新闻推送,那一般不会是她会留心的内容,可她无意间瞥了一眼新闻标题,她打算关上屏幕的手顿住了。


  严浩翔注意到她的异样,第一反应是对方的私事,这几年学会的教养告诉他忍住好奇不要问,假装没看到给对方留些空间就好。


  Vanessa迟疑的叫住了他,看起来有些难以启齿,那一瞬间严浩翔心中产生的不好的预感,就听见对方轻声说。


  “你……结婚了?”


  蛤????


  严浩翔还没从这极具冲击性的提问中反应过来,就听见了面前表情变得更加微妙的年轻女性的第二个问题。


  “你……是gay?”


  蛤????????????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有对人生某一个部分不满的时候,严浩翔从小到大就听到过各种类型的抱怨,他每次听到这样的言论都会发自内心的同情,是的,他一点都不冷漠,也一点都不觉得这些内核围绕着欲求不满的念头矫情,因为他觉得他们是真的可怜。


  嫌自己赚的少的真的赚的没他多,嫌自己长得难看的是真的比他难看,嫌自己人生没有意义的是真的人生没什么意义。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严浩翔对这个世界抱有的态度很客观。


  他真的是上天的宠儿,他真的有难得一遇的职业天赋,他真的很有钱,他也真的长得很帅,没毛病。


  他的人生顺风顺水到不可思议。


  严浩翔,中国顶级职业足球运动员,天才前腰,12岁经选拔进入恒大青训,17岁拿到全国u17联赛冠军,同年转会拜仁青年队,18岁进入一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足球界的国人之光,虽然在拜仁一队做了两年替补,但每次上场表现都可圈可点,19岁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三枚欧冠进球,随队拿过德甲冠军,也拿过欧冠,19岁的时候被温格签下转会阿森纳,半个赛季之后就打上了主力的位置,发挥稳定,前场调动能力极强,对切尔西、曼联、曼城都制造过进球。可惜第二年球队重组,恒大又花天价把他签了回来,所有人都觉得他会继续留在五大联赛,回国的可能性很低,可他自己偏偏颇有回国踢球的意图,就这样回来了。他现在的俱乐部给他开出了数额惊人的周薪,他和他的球队年年打进亚冠决赛,甚至拿过一回世俱杯,商业价值方面他代言接到手软,代言费八位数往上开,鲜花掌声豪车美人,他什么都不缺。


  最特别的是,他职业生涯这么多年,几乎一次大的伤病都没有,除了18岁那年在慕尼黑遭受过一次袭击——也是轻伤,基本上什么毛病也没有落下,很快就恢复了——之外。


  此时,在去往停车场路上戴好口罩裹紧大衣的人生赢家严浩翔,在回忆完自己一帆风顺的前半生之后,痛苦的陷入了迷思。


  Vanessa已经走了。


  废话,当然已经走了。离开之前还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就在刚刚打电话问了他的经纪人,他还没开口对方就劈头盖脸一顿痛骂,仿佛要把在胸中积郁多年的怨气一股脑爆发出来,言辞间夹杂着“这种事你怎么能瞒着我?!”“你他/妈现在立刻暴毙我都不奇怪!”的恳切质问。


  在他迅速的解释完事情的原委——具体指“什么???我也不知道??整件事情我也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结过婚???我根本就不是同性恋???”——之后,对方终于冷静下来仔细查验了整件事的真实性,并沉痛的告诉他他是真的已婚,对象也确实是位男性,具体情况电话里说不清楚,让他先开车去XX酒店大家当面谈。

 

他一路戴帽子戴口罩,不幸中的万幸没什么人发现,坐电梯上了楼,敲了房间的门。


  开门的并不是他的经纪人Kane,是一个年轻男人,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穿了件灰色的高领毛衣。


  严浩翔一直对这个自己有着十分客观的认识,包括自己的外在条件,说实话,他那么高的商业价值中一半都来自于这张脸,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他对男性的长相又如广大直男群众一半没有那么敏感,可能有些觉得帅,有些觉得丑,但往往不会以此为第一评判标准,他对异性有很多评判准则,同性则少得多。


  这个男的长的可真好看。他反常的想着。


  就在那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走错房间了,正准备道歉关门,只见灰色毛衣的男人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太特别了,看得严浩翔愣在那里,一时间无法做出反应。


  “你没走错,Kane先生在洗手间。”灰衣服的男人打开门把严浩翔迎了进来,严浩翔正在迟疑着,这一天的不寻常令他警觉到了快要精神衰弱的地步,洗手间里就传来了Kane的声音。


  “快他妈进来把门关上!”


  是这儿没错。


  房间里暖气开的很足,严浩翔往里走了两步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回温,连带着僵化的大脑也开始运转起来。


  室内除了那个给他开门的男人之外没有别人,他开始觉得刚才那个人的长相有些熟悉,他开始回忆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脸——应该不是同行吧,看身量不像啊,狐朋狗友的狐朋狗友??那群瘪三里哪有长这么敞亮的……


  “严先生?”严浩翔缓慢运作的思路被打断了,面前的男人伸出手将一杯茶递给他,是宾馆里准备的那种茶包,留一根线在外面尾部有纸片的那种,刚冲的茶包附在水面上摇摇晃晃的,严浩翔顺着杯子看过去,拿着杯子的那双手细瘦瓷白却骨节分明。


  真好看,他在心里赞叹,连手都那么好看。


  他抬手去接茶水,嘴上条件反射的说了句谢谢,对面的男人靠在桌子边上看着他,那眼神柔和又礼貌,不具备丝毫的侵略性和攻击性,像是在端详一位多年不见,关系不远不近的旧友。


  严浩翔反倒感觉奇怪了起来,他手里这杯热茶像是阻碍了他的思绪,白色的雾气欢悦的腾升而起,笼罩了他眼前的世界。


  没过多久,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了,Kane从里面走了出来,严浩翔发现他的经纪人的眼神在自己和那个靠着桌子的男人身上分别停留了一会儿,一种不好的预感——没错这是今天的第二次了——在他的心头涌现。


  “好了,严浩翔,来认识一下你的合法丈夫,新生代演员,贺峻霖。”Kane冷笑着下了最后的宣判。


  “所以……我们,”严浩翔清了一下干涩的喉咙问到,“真的结过婚……?”


  他被太多疑问塞满了大脑,他不认识这个人,就算是眼熟,也是因为在通过媒体渠道看到过这张脸而已,对这个人他真的没有丝毫的印象,他很努力的回想了,他有没有过这样的情人,几年前的某个意外造成的……


  ——印象全无。


  在他一帆风顺的正常的人生里,从来,从来都没有过这样一个男人,这根本是和他的性取向相悖的,他做着这个世界上要说第二直男没有什么敢说第一直男的职业,他成年后的情感经历丰富横跨各种类型,但清一色的都是异性……他根本就没有过和同性的情感经历!


  “嗯,是的。”贺峻霖点了点头,“我很抱歉,但我也是才发现。”


  严浩翔死死的盯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发现一丝什么线索。


  什么都没有。


  贺峻霖俊秀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说了抱歉,眼神里有一丝真诚的歉意,虽然其实严浩翔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抱歉的,除此之外,只剩下和善的,礼节性的笑意。


  严浩翔不知哪儿来的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气,他很讨厌贺峻霖这幅不紧不慢,处变不惊的模样,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成竹在胸的样子,显得他现在的慌乱和失控很愚蠢。他一股邪火上来,试图在这场荒诞的对话中找回主动权,——就像他一直以来的那样。


  “我们认识么?”严浩翔问道。


  贺峻霖似乎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转变,顿了一下道:“以前认识,后来……你不记得了。”


  “失忆?!”这个答案来的比严浩翔想的更快,他惊讶于对方的耿直,他潜意识里觉得他会花更久的时间寻找真相。


  “什么时候的事?在哪里?我们为什么要结婚?我为什么会失忆?”


  严浩翔的语速很快,声音越来越大,连珠炮的问题甩到贺峻霖面前,语气也咄咄逼人起来。像是急迫的想要找到整件事的漏洞。

 

坐在一旁的Kane皱了皱眉,却并没有阻止。


  贺峻霖却似乎并不在意严浩翔已经有些不善的语气,他保持着那个靠在桌子边上的姿势没有动,用之前的音量说。


  “我们七年前认识,应该是在五年前登记的结婚,你和我都十九岁的的时候,”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脸上仿佛浮现了一抹笑意,严浩翔看不懂那个表情的意思,“在柏林,你是什么时候失忆的,我不清楚。”


  贺峻霖端起自己手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他脸颇小,比屏幕里曾经看到过的更小些,大概这是他上镜的原因,窄窄的下巴埋在毛衣的领子里,茶水蒸发的热气挡住了他的脸。


  “应该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不记得了,你也不记得了?”严浩翔抓住了他话里的含糊其辞,尖锐的质问他。


  “我们当时喝醉了。第二天醒来,我不太记得前一天发生的事了。”贺峻霖迟疑了一下,“我没有想到我们登记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所以我们是因为喝醉所以才……”


  贺峻霖一怔,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突然笑起来,眯着眼睛,整个人像是散发着浓烈馥郁的香气。


  “不是,在德国登记结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前前后后大概准备了半个月,不是一个冲动行为,我们结婚,是因为我们当时想结婚。”说着又笑了一下,“我们曾经是恋人。”


  “不可能!”严浩翔猛地站了起来,他身材欣长,比贺峻霖多出半个头的高度,运动员的身份使他身形也比对方更宽一些,居高临下的看着穿高领毛衣的年轻男人。


  “我是……”


  严浩翔突然说不出话来,他现在感觉很不好,尴尬和复杂的心情包围着他,从头到尾他都对这整件事没有丝毫的掌控力,无论怎样他都很被动,不知如何自处。


  “你是直男。我知道。”他接着严浩翔的话往下说,停了停,很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在吹手中的茶水还是有着别的意义,轻声道,“我也很意外。”


  他说完这句话抬起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严浩翔,他眼尾长,睫毛不太翘,垂着眼睑时看起来十分温柔,抬起眼帘用上目线看人时又颇为可怜似的。


  严浩翔被他这样盯着心里一阵烦躁不安,他定了定神,说。“我还是不相信。”


  贺峻霖听了他的话并不意外,没有接话,又低头喝了一口茶,不置可否的样子。


  一旁的Kane叹了口气。


  “你相不相信一点都不重要,事实是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众相信什么……”


  “这他妈就是个误会!你能不能别每次都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我只要现在和他去办离婚……”


  “不能离。”贺峻霖突然开口。


  严浩翔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说什……”


  “他说的对,不能离。”Kane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和一个打火机,点了好几次都没点着,一个发狠把烟摔在了地上。嘴上却有重复了一遍,“不能离,起码不能马上离。”


  严浩翔震惊的看着他们,仿佛没有办法理解整件事的逻辑关系,就听见Kane接着说,“公关那边我会帮你联系,他们最后会给对策,但你想好,肯定不会让你马上和他离婚。”


  “你们***在说……我根本就……”一种巨大的无力感摄住了严浩翔的心脏,之后是反抗一切的愤怒感,他猛地抓住了贺峻霖的衣领,脑海中杂乱的声音叫嚣着都是他都是这个人的问题,这个人就这样闯入了他一路畅通的人生,他从来没有这么强的被支配的感受,那些球场上建立起的优越感仿佛突然崩塌了。


  Kane在一旁被严浩翔的举动吓了个半死,正要上来拦住他以免这位祖宗再做出什么后果无法挽回的事来,却看见贺峻霖轻轻的对他摇了摇头,于是他放下手来,戒备的看着几乎交叠在一起的两人。


  贺峻霖放松了身体,任由严浩翔这样抓着他。


  他轻声的叫着他面前愤怒的,不可一世的年轻人的名字。


  “严浩翔。”


  “严浩翔。”


  这是严浩翔进入这个房间之后他第一次听见贺峻霖喊自己名字,那声音太清了,以至于他不放缓呼吸都几乎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如果不努力抓住的话,很快就会被风吹走了。


  他脑子里诞生了这样奇怪的想法。


  “严浩翔,你冷静一点,仔细想一想,你就能想的明白的。”


  严浩翔只是比较情绪化一些,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并不是真的不能理解,他开始思考,表情依旧不算友善,但手慢慢松开了衣领,垂在了身体两侧。


  贺峻霖看着严浩翔,轻轻浅浅地笑了。


  Kane奇怪的看着他们,他心里有一种荒诞的感觉,年轻的演员从始至终都没有伸手去触摸他的球员,他却觉得驯兽师抚摸了的棕熊的脑袋,一下一下,轻柔又缓和,产生了一种驯服与被驯服的关系。


  关于他们曾经是恋人这件事,Kane觉得自己竟然开始相信这个听起来很离奇的故事了。

 


tbc.

评论(176)

热度(2961)

  1. 1198889216jinglejing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