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lejingle

【职业球员翔/偶像演员霖】婚姻是人生大事 11

不好意思啊,写的晚啦。

谈谈恋爱,啥事都没干的一章。

啊还有,我上lo不太多,一般上来发东西的话才统一把消息啊评论啊都看掉,所以有时候没法马上回,如果回晚了在这说一声不好意思啊大家。

————————————————————————

第十一章

 

严浩翔躺在床上,直直的望着天花板,仔细听着隔层上的动静。

 

这个场景很熟悉,——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做了——以至于他习惯性的一阵恍惚,然后才能反应过来他们因为今天他在片场的所作所为而发生了改变的关系。

 

楼上的人动作很轻,但逃不过严浩翔的耳朵——尤其是当他刻意去留心的时候。

 

他就没那么刻意过。

 

贺峻霖还没睡。

 

他又像从前那样开始想,对方在干什么,想什么,忙完了么,现在是什么心情。

 

他想着这些,心跳如擂鼓,毫无睡意。

 

他今天那样惊世骇俗地在众人面前亲吻了贺峻霖,看起来无所畏惧的样子,当时脑袋里什么都没想,完全靠本能驱动行为,直到他们放开对方,严浩翔的还是无法思考的状态。

 

他只隐约记得贺峻霖和现场的工作人员道了别——他今天本来似乎还有一场戏的,现场的工作人员却都统一口径说算了算了,明天再拍也是一样,于是两人便坐进了他的车里。

 

——那辆他有意挑的,毫不起眼的黑色法拉利。

 

所以他当时为什么要往低调里选?

 

意义在哪里?

 

这样的疑问在他浑浑噩噩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又很快溜走了。

 

贺峻霖和他分别坐在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本能地发动车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在众人面前吻得天雷勾动地火的,这下仿佛才觉出不好意思来,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开口,也不知道开口了该说什么,甚至也不希望贺峻霖说话——

 

他觉得自己当时那个状态,对方就是一个语气词都能让他的心脏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太蠢了。

 

本来说好的来找贺峻霖谈谈——还有比这更蠢的想法么?

 

谈什么谈?

 

现在……简直什么都谈不了。

 

他习惯性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上唇,却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总觉得一下就尝到了贺峻霖留在上面的气息,吓得他赶紧将舌头缩回来,脸又红了一下。

 

他努力让自己不再去回想那个吻——

 

要不然让他怎么开车?!

 

他像是从未没意识到,接吻是能给人造成这样大影响的事情——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还出着汗,喉咙还发着紧,要不是因为要踩脚踏,他都不知该怎么放腿。

 

他在回来的路上头都不敢往右偏一下,更别说去看贺峻霖的表情。

 

——可他……是怎么想的?

 

回到住处,严浩翔将车停好。

 

从打开车门,到下车开门进到房间里,两人都没说一句话。

 

严浩翔走在前面,夜里的风温度很低,也没能帮他降个温,他不敢回头,就只能一个劲儿往前走,到家之后就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换衣服,洗澡,——这个过程一直都是晕的——不过九点多就上了床,却足足躺了三个小时也没能让自己沉静下来,自然地睡着。

 

睡不着。

 

当然睡不着。

 

在他稍微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之后,勉强得出今天踏出了人生不可思议的一步而难以入眠的结论。

 

没有喜欢过男人——起码在他有记忆的范围内、没有和男人接过吻——起码在他有记忆的范围内、没有在众人面前和男人接过吻——起码在他有记忆的范围内。

 

——这些对他来说太超过了,所以他才这样激动得宛如刚献出初吻的初中生。

 

然而几十分钟过去了,他平躺在自己的床上难以自控的注意着楼上的声音时,终于分出了一小部分注意给自己。

 

不是。

 

不是因为自己,全部都不是因为自己——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再也无法回到过去自我意识过剩的时期,他所有的想法,所有的心情,都是因为对方。

 

不承认的时候建了个高不可测的堤坝堵住的情感,在开闸之后急不可耐地一涌而出——那也并不能完全定义为宣泄的畅快与甜蜜——

 

超出那太多了。

 

汹涌而来,完完全全的让他措手不及,都没时间去好好梳理,只能放任自己被胸腔里的饱涨感冲刷着,甚至有些鼻酸。

 

在那之后,又不可思议的患得患失起来。

 

——当时贺峻霖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怎么回答的?

 

他经过了艰难的思考后得出了自己没有回答的结论,心脏在一瞬间产生了失重的感觉——

 

他当然知道。

 

可他为什么没来得及回答?

 

……贺峻霖,不会觉得他,不是认真的吧?

 

他是认真的吗?

 

严浩翔又这样问自己。

 

废话。

 

还他妈求证什么啊?

 

可贺峻霖知道吗?

 

他是认真的,他都觉得自己这辈子没那么认真过,他经历了多少自我否认和挣扎才得出的结论,作出的选择,这些他自己都再清楚不过。

 

可他什么都没说,对方怎么知道?

 

他吃尽了和对方玩你猜猜我怎么想的我猜猜你怎么想的游戏的苦头。

 

——他有时觉得贺峻霖心如明镜,是一等一的心思玲珑,有时又觉得对方什么都感受不到,他的所思所想像被阻隔在了对方传感器的接受范围之外,贺峻霖的通情达意全然不能在他身上体现。

 

他想到这一点,又焦躁起来。

 

明天,明天总有机会说的,他这么告诉自己,他们之间太复杂,慢慢来才是正确的做法,他需要时间整理心情,好好想一想,对方也是。

 

需要个屁啊。

 

他从床上翻身而起,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站在贺峻霖房间的门前,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他全凭冲动敲了门,却又在看到贺峻霖的脸时完全卡了壳,嘴张了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

 

对方看向他的目光可能与往常并无不同,可他却觉得灼热无比,都能在他脸上点起火来。

 

支吾了半天,咬了咬牙才死活吐出来几个字。

 

“……我想来看看你怎么还没睡。”

 

一模一样。

 

贺峻霖仿佛愣住了,有些奇怪的打量了他一眼。

 

“你在忙什么?”

 

还是一模一样。

 

和之前的那个晚上一模一样的话,主谓宾动词短语都一个不差。

 

好蠢,真的好蠢。

 

严浩翔几乎绝望了,恨不能立刻往门框上撞过去。

 

然后他看见贺峻霖笑了一下——很真实的,连嘴角翘起的角度都与往常有微妙的不同。

 

那瞬间严浩翔甚至连自己丢脸的事都忘记了,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眩晕的感觉。

 

“我在背剧本,每天都背到这么晚,我戏里演一个医生,台词很多,每天早起是因为要去现场做造型,做演员并不是一直都很辛苦,有时候闲有时候忙。”

 

贺峻霖笑着说完这一长串,他每一个吐字,都像轻飘飘的敲在严浩翔心上。

 

“你都问过了。”

 

他又顿了一下,接着说,“你是不是还想问我饿不饿?”

 

“不是。”

 

严浩翔说。

 

“我想吻你。”

 

贺峻霖像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怔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严浩翔向前走了一步,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然后抿了一下嘴轻声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他们就这样开始了一天内的第二次亲吻。

 

严浩翔放弃思考了,他觉得逻辑这件事在自己现在的状态下实践的可能性实在不是很高,而他其实也没想好到底要说什么——或者可能想好了,转眼又忘记了。

 

他只剩下了表达自己最真实渴望的能力。

 

就算被不可抗的情感冲昏头脑是件他平时会觉得再可怕不过的事,可那些就让清醒的自己去烦恼吧,他现在什么都想不了,什么结论都得不出,什么都理不清楚。

 

——我看到你,想亲你,特别想,那就让我亲你吧。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急躁得成为了那种在平时的自己眼中毫无自我掌控力的,被荷尔蒙控制的,初次恋爱中的蠢货。

 

就算意识到了,他也没空在乎。

 

想要接吻,想要拥抱,想要做爱,想要时刻在一起。

 

他甚至开始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和贺峻霖之间是复杂的。

 

明明这时看来再简单不过了。

 

他被这个人吸引,为这个人倾倒,不仅是精神上,身体上也是一样,那样迷恋着他。

 

这迷恋呈几何倍数似的增长着。

 

那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一个小时前自己心里想的慢慢来,现在看起来简直太不可理喻了。

 

为什么要慢慢来,怎么慢慢来。

 

我根本没法做到。

 

严浩翔想。

 

贺峻霖的手攀上他的肩膀,他只是在刚被他吻上时因为来的突然而有些迟疑,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回应了他。

 

——与在片场时不同的,不带着那么强的侵略意味,循循善诱的,缱绻的。

 

严浩翔似乎有些不满足于他的游刃有余,用力舔了一下他的上颌,像是一头焦急的兽类。

 

直到他们放开对方时,他看着贺峻霖面上有一片薄红,急促地呼吸着,才觉得自己得到了满足——

 

他也是如此,心脏快要爆炸,频率过快的喘息着,脸颊滚烫。

 

等他稍稍平静一些,开始努力的想着自己原本要说些什么时,却什么都想不到,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完全不相干的。

 

“明天……明天我送你去片场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起这个来,本来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却在突然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竟然觉得也挺好的。

 

他从前最难早起,能多睡一分是一分,现下却一点后悔的念头都没有,只觉得期待。

 

严浩翔说完没听到对方回答便急匆匆地向楼下走去,走到楼梯口忽然听到后面传来贺峻霖迟疑的声音——还带着接吻后明显的喘息声。

 

“……你不用……不用这么做。”严浩翔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在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并不勉强,而是颇为坦然的时候稍微放心了一些。

 

“你不用拿对女孩儿那套来对我,麻烦自己做这些事。”

 

严浩翔愣了一会儿,像是在仔细思考这其中的关系——这对他来说没那么容易——然后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悟的表情,接着转为正色。

 

“你听我说,”他语速比平时慢一些,咬字也更加清楚,像是要让对方明白他话里的郑重其事。

 

“我不是在实践什么恋爱三十招,也不是想要显示自己能为你做点什么,甚至不是为了讨你开心。”

 

他咬了一下嘴唇,仿佛在想应该怎样用准确的文字传达自己的想法。

 

“我说送你去上班,是因为我想送你,出于一个很自私的原因,不是什么付出或者牺牲。”

 

“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这样说,你能明白么?”

 

严浩翔说完抬头看着贺峻霖,眼神很澄澈,却又很快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低头用手碰了一下鼻子。

 

过了大约几秒,他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反应,犹犹豫豫地抬起头来看过去。

 

他怕极了对方还心存隔阂,说出什么他往往不能理解的拒绝的理由。

 

严浩翔愣住了。

 

从他认识贺峻霖到现在,见过对方各种模样,也慢慢学着察觉对方的表情,他即使在这方面迟钝,却也比最开始时强上一些,对方大多数时候神色自若下,偶尔也会有细微的表达喜欢与不喜欢的时候。

 

比如喜欢或不喜欢什么食物或气味,有什么样的生活习惯,——也不是对什么都全盘接受的类型,甚至在严浩翔看来,对方还有些挑食的习惯。

 

却从来没有这样失控。

 

——贺峻霖,那个被他认为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最擅长的便是隐藏情绪的年轻演员——

 

脸红了。

 

——不是接吻时的那种因为窒息而产生的生理性反应,也不是过量运动后伴随着急促呼吸出现的不适。

 

是那种,从鼻尖到脸颊,甚至到耳朵和脖子的,一点一点浮现的,直到布满整张脸的绯红。

 

贺峻霖本就肤白,但凡脸上有充血的迹象再是明显不过,即使在并不算明亮的走廊灯光下依旧让人看得分明。

 

真是……

 

真是……很好看。

 

严浩翔感觉胸腔里像是冒着奇怪的黏腻的气泡,咕嘟咕嘟的响着,那些飘起来的泡泡没跑多远破开了,发出了轻轻的啪的一声,不断地在他耳边回响着。

 

他第一次见贺峻霖就觉得对方很好看,现在却完全记不起那时的心情了。

 

该怎么描述对方现在的样子他也不知道,只觉得多文采斐然也无法形容到位,有一千种想说的描述,却只能用上“好看”这样不知所以然的词来。

 

他想向对方走过去,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踩不到实处,弄得他也有些晕头转向的。

 

这是什么感觉啊?

 

他在心里想。

 

那边贺峻霖像是被他的举动叫回了神,没等严浩翔走近,留下了一句。

 

“……那随你吧。”

 

便转身回了房间,迅速将门关上了。

 

留严浩翔一个人站在门外。

 

严浩翔转过身来,将背靠在对方房间的门上。

 

他就这样,一直都没有动。

 

大概几分钟之后,他笑了一下。

 

他低声问道。

 

“你是不是……害羞了?”

 

他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了门板有一个颤动的瞬间,轻微的,几乎难以察觉。

 

他又等了许久,才听到贺峻霖的声音。

 

稍微提高了音量,有着如同门板颤动一般难以体察的不自在。

 

“……你怎么还没走。”

 

哈。

 

他就知道。

 

严浩翔蹬蹬蹬跑下楼,坐在楼梯上,听着那些黏黏糊糊的气泡破开来的声音,露出了一个他能力范围内的,最夸张也是最愚蠢的笑容。

 

他突然意识到了那是什么感觉。

 

就像他知道贺峻霖在从里面关上门后也靠在了门上一样。

 

——他坠入了爱河。

 

 

tbc.

评论(207)

热度(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