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lejingle

【职业球员翔/偶像演员霖】婚姻是人生大事 12

第十二章

 

“你今天,又什么事都没有?”

 

严浩翔坐在贺峻霖所在的剧组的折叠椅上,抬起头来看着向他发问的贺峻霖。

 

对方正在上妆,前额的刘海被夹了起来,化妆师拿着化妆刷在给他上粉,——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

 

严浩翔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即使知道贺峻霖现在看不到他的表情,还是低下头轻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他已经在片场待了快一周了。

 

是的,这接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他天天早起将贺峻霖送来片场,然后一直待到对方下班,再一起回家。

 

刚开始组里的人还成天跑来围观,一下戏就明着暗着往严浩翔在的地方看过来,还有拿着手机左一张右一张的——如胶似漆的恋爱永远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排行榜上的第一名。

 

到后来组里的工作人员都逐渐习惯了,不像开始那样大惊小怪,有时开开他们的玩笑,有时翻翻被闪瞎的白眼。

 

严浩翔没事时就待在贺峻霖的休息室,出外景时便也在摄像机后面找个地方看着对方工作,时不时的跑去主机位后面看看小镜头里的贺峻霖。

 

——俨然成了剧组里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他这么做贺峻霖当然不是没有质疑过,他还记得他第一次留下时对方疑惑的眼神。

 

“你今天一天都没事么?”

 

他当时脑子转的飞快,立马反应过来,调动起全身的演技努力做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随口回答道。

 

“嗯,休赛期实在太闲,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无聊的发霉了……”

 

他皱着眉头说完这番话,怕那种不得已表现的不够到位,又撇了撇嘴,却又担心自己是不是装的过头了,被对方看出了他的有心。

 

幸好贺峻霖没再问下去,——对方没有停下来翻剧本的手,含糊地回了一句。

 

“那好吧。”

 

他就这样得到了贺峻霖的许可,得到了留在片场的权利。

 

——他只在意贺峻霖的想法,其他人是否介意,这件事是否会有什么不妥,他统统不在乎,想也没想过。

 

尽管严浩翔也知道这么做看起来荒唐又任性,可贺峻霖都没有说不行,那为什么不呢。

 

何况他也说不上是在胡扯——他手头确实没什么要紧事,这几天通告也没有,俱乐部倒是头疼着一堆买进卖出的事情,可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而贺峻霖……

 

贺峻霖实在是个……很会谈恋爱的人。

 

严浩翔想了一圈给对方贴上怎样的标签才好,最后也只能用手捂住脸得出这样的结论。

 

对方与从前同他说的那样没什么不同——忙。

 

是真的很忙。

 

一天下来几乎连轴转,场景要跑好几个,他自己对自己的戏要求又不算低,尽量在不麻烦对手演员的前提下如果自己不满意就多来几遍,知道自己觉得达标了才算过。

 

相应的,那个年轻的西班牙导演对他也比对别的演员更严格一些。

 

这种情况下他心里又觉得有些奇怪,——他之前笃信Fernando对贺峻霖抱有好感,是那种想要追求对方的感觉,拍起戏来却一场赛一场的严格,有几场戏贺峻霖情绪没调整过来,Fernando就喊着卡一遍一遍重来,整整重来了七八条。

 

那是最严重的一次,贺峻霖一般在片场很少有这样让导演看不过去的时候,Fernando作为贺峻霖的——严浩翔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定义,虽然不好意思但这基本可以说就是他一直留在片场的原因了——追求者还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一点特殊关照也不给。

 

严浩翔不太懂拍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并没有因为Fernando在这件事上的毫不留情而放松一些——他反而产生了另一种危机感。

 

这他妈……不会是什么导演和演员在演戏这项事业上的灵魂交流之类的狗屁玩意儿吧……

 

——就像比赛里强调给予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拿出全部水准之类的。

 

他脑海里充斥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不由得不屑地发出了呿的一声。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没办法做到。

 

什么因为尊重对方才不放水啊,要求严格代表着认可啊这类东西,他统统都做不到。

 

他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几米外的认真做事的贺峻霖心想——

 

这样看着对方就已经觉得非常非常的开心了,既没有脑子评判他哪里不好,也没有心情假装客观,而是会就这样变成全世界最偏袒他的人。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做不了导演之类的工作吧。

 

严浩翔想。

 

——毕竟他这几天才发现自己是私心这么重的类型。

 

贺峻霖大多时候都忙的不行,毕竟是男一号,这剧偏向职业类型剧,算得上大男主戏,他又是当之无愧的男一号,从不掉线,和所有演员都有不少份额的对手戏,由此得空的时间少之又少。

 

他们虽说这几天几乎没有离开过对方方圆十五米的距离,可真正有交流的时刻也算不上太多。

 

他有时也会因此有些愤愤不平——他也不敢相信自己谈起恋爱来可以是这么粘人的类型,人的潜力真是值得无限发掘的,他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了——但又不是那种真的说得上是一回事的生气。

 

有时他实在无聊的不行了,对方就会在换道具的那仅有的几分钟时间里跑过来,在一旁工作人员的啧啧声里毫不避讳地亲吻一下他的脸颊。

 

——其实已经挺多次了,可严浩翔每次都会很不好意思。

 

他有时也会被这窘迫逼到极处,脱口而出,“你别……”

 

可他这话是说不下去的。

 

——他又不是真的不想要这温柔的抚慰般的亲吻。

 

贺峻霖也仿佛再清楚他不过了,所以每次都只是眼神澄澈的看着他,然后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

 

严浩翔每次都会在这时吃不消。

 

贺峻霖这个人……真是……太会谈恋爱了。

 

他又一次这样想。

 

 

 

 

严浩翔哪怕隐瞒贺峻霖也要留在片场,是出于一个对他来说实在有些难以启齿的理由。

 

所以当贺峻霖又问起他今天是不是还是整天都没事的时候,他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的同时又产生了一种隐约的感觉——贺峻霖可能猜到了。

 

他不是很意外。

 

其实贺峻霖猜不到才奇怪。

 

果然——他听到对方的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你可以直接问我。”

 

严浩翔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有些紧张。

 

“什么?”

 

化妆师已经走了,现在这个六七平的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贺峻霖将便签贴在他看到了那页上,然后将剧本合了起来,看向了严浩翔的眼睛。

 

“Fernando的事。”他有突然弯了弯眼睛,露出一个笑容,“你是不是在介意这个?”

 

严浩翔被他毫不留情的戳穿,脸轰的一下烧起来,看着对方一脸兴味的表情又有些不忿,咬咬牙产生了反将一军的念头。

 

他下定了决心。

 

“对,我非常介意,特别介意。”他挑了一下眉毛,无所畏惧地向对方看去,“而且除了我大概也没有谁有介意的资格了。”

 

呼——

 

严浩翔在心里出了一口气。

 

他终于说出来了,真了不起。

 

贺峻霖被他这话弄得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愣了一会消化了严浩翔话里的涵义,又笑了起来。

 

“我们曾经确实是情人,”他看了眼严浩翔变得不太好看的脸色,马上接上了一句,“不过只有半年左右,我们很快就分手了。”

 

贺峻霖开始说起他从未在严浩翔面前说过的他这五年来的经历。

 

贺峻霖说,他当时刚刚回国,在国内人生地不熟的,既没有同学,也少有朋友,吃演戏这碗饭的大多全靠人与人之间的介绍,他手上一点可用的人脉也无,要想在国内继续发展实在是件很困难的事。

 

可他既然已经回国,便没想过换份工作,他热爱他的事业,只能寻找各种各样的机会。

 

——这里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他坚持的东西也让他从中吃了不少苦头。

 

直到他回国的半年内,能接到的角色一直乏善可陈。

 

后来他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那时还在做摄像的Fernando,对方实际是混血,母亲是国人,15岁之后就到了国内,在国内已经生活了十年左右,他们相识时对方已经算是圈内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和比较优秀的导演有过多次合作了。

 

他们聊过几次,颇能聊得来,对方得知他是科班出身的演员,问他要了几盘从前电影的母带,几个月后又联系了他,给了他一次试镜的机会。

 

——那个让他在国内演艺圈闯出些名气来的《戮明》里的朱厚照。

 

贺峻霖一直对自己不乏自信,可这那次机会对他来说也确实意义重大,优秀的制作团队,口碑良好的出品方,愿意花钱的投资方,和角色本身不错的人设。

 

其实这个角色能走红,并不是完全不能预料的。

 

他由此对Fernando非常感激。

 

在那之后,他的演艺生涯便不再那么艰涩,接连的有角色找上门来,他一步一步走红,最终登上了那个常年站在镁光灯下的位置。

 

他和Fernando一直是朋友,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对方后来自己做了导演,然后在他们认识的第三个年头向他表了白。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更复杂的情感经历了,他们一直对对方的取向心知肚明,在一起是理智作出的选择——双方都想尝试稳定的交往——同样的,分开也是。

 

他们在一起半年后,双方不约而同的提出了分手。

 

“就是这样。”贺峻霖笑笑,“很简单的情况。”

 

严浩翔头回听贺峻霖说起这些,其实他到后来也就没有再去注意他心中假想敌的情况,只想要对方多说一些。

 

贺峻霖很少说自己的事,今天之前,严浩翔对他过去经历的了解基本全来自于网上查得到的资料——当然其实网上的资料还算详实,但他看再多那些也弥补不了他感觉上存在的缺失。

 

——他渴望了解对方对过去经历的感受胜过仅仅是熟知经历。

 

严浩翔如今听对方说来十分轻巧,语气轻描淡写,大多事都一语带过不愿赘述,心里其实隐约有些不舒服。

 

——不是因为对方的隐瞒,而是觉得对方的那段十分艰难的时光,大概实在很不容易。

 

他本绝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也并不容易有所动容,只是这态度挑人,放贺峻霖身上就不一样起来。

 

贺峻霖见他面色还有些沉郁,笑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怎么?还不满意啊。”

 

严浩翔抿了抿嘴,回他。

 

“不是。”

 

然后站起来,走到贺峻霖的面前,俯下身拥抱了他。

 

那拥抱时间很短,他感觉自己的脸蹭到了对方的衣领,又贴近了点,甚至能感受到皮肤上细小的绒毛。

 

贺峻霖噤了声,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严浩翔放开对方之后,抬起头,目光撞进了对方的眼睛。

 

——他内心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强烈的,想说点什么的欲望。


却听见对方先开了口,声音里带着细微的震颤。


“我……”

 

门却在这时突然打开了。

 

片场的助理突然进来,说是场景弄好了,要开拍了。

 

贺峻霖仿佛一下子回过了神,又进入了一个相对专业的状态里。

 

严浩翔看着他站起身对助理点了一下头,——他迅速的从刚刚那种严浩翔也说不上来的恍惚里脱离出来——披上了外套,出门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自己,轻声说。

 

“你回去吧。”

 

他听贺峻霖这样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其实也没错,他想问的事也算得到了答案,总留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

 

可他实际上非常不愿意听到对方这样讲——即使明白其实也并没有什么赶他走的意思——却还是感觉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落差感出现在胸腔里。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贺峻霖明明要说些什么……


是什么呢?


他非常想要听到对方想说的话——他身为竞技类运动员在赛场上拥有的那种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什么都刚刚好,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严浩翔郁郁地站起来收拾了东西,披上了外套,摸了摸口袋里的车钥匙,走向了停车的地方。

 

坐进车里,将车门关上,没着急发动车子。

 

这时他放在外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伴随着两声震动,打破了他在没有发动的车里那种接近凝固的安静。

 

短信。

 

他摸出手机,心想大概又是哪个通讯公司无聊的套餐服务之类的东西——

 

是贺峻霖。

 

“我们去约会吧。”

 

“你九点来接我。”

 

“我买了电影票。”

 

三条。

 

和一个。

 

爱心。

 

严浩翔猛地倒在方向盘上,既有些痛恨自己这样不争气——就这样轻易的被化解了不愉,又切切实实的感觉自己的心脏又恢复了跳动,鼓噪了起来。

 

他脑海里产生了一个他自己觉得有点肉麻的想法,却不得不承认因此变得愉快——

 

他和贺峻霖,还有很多未来可言。



tbc.

评论(171)

热度(893)